南通老中医朱良春用药经验集答疑

作者:佚名 来源:健康学堂网 2019-05-22 09:16:39 0 0

  问题1  益肾蠲痹丸的研制思路和药物配伍有哪些深意呢?

  朱良春:痹证的治疗原则,不外寒者温之,热者清之,留者去之,虚者补之。如果初起或病程不长,风寒湿痹,当以温散、温通为正治,湿热痹则以清热利湿为主。久病则邪未去而正已伤,久病耗伤气血津液,就多错综复杂,比如说久病多虚,久痛入络,久病亦多痰瘀、寒湿、湿热互结,如此则邪正混淆,胶着难解,不易取效。应以攻不伤正、补不碍邪为基本指导思想。

  我们体会到,痹证的形成与正气亏虚密切相关,就是一开始初起,也要充分顾护正气。我提出“益肾壮督治其本,蠲痹通络治其标”。益肾壮督提高机体抗病能力,使正胜邪却。蠲痹通络,多辛温宣散,走而不守,药力难以持久。通过益肾壮督,使药力得以加强,疗效巩固。

  “益肾壮督”有两个意义:一是补益肝肾精血;二是温壮肾督阳气。阴充阳旺,自然可以驱邪外出,也可御敌不致再侵,何来反复发作?筋强骨健,必然关节滑利,客邪不会留注不去,痰浊瘀血无由而生,何患顽痹缠绵不愈?故益肾壮督是痹证治疗中首要考虑点,如此可使痹症迁延难愈的痹症得到根本的治疗,当然,“益肾壮督”仅仅是扶正固本,以利驱邪的重要治法,顽痹也并非仅用一法而治,而是根据临床实际需要,采用两种、三种或者更多的方法合用,疗效才好。比如“益肾蠲痹丸”就是融汇了益肾壮督、养血祛风、散寒除湿、化瘀通络、虫蚁搜剔诸法于一炉而组方遣药的。

  过去认为类风关的骨质破坏是不可逆性的,但通过病理模型实验和临床观察证明,中药“益肾壮督”治本、“蠲痹通络”能阻止骨质破坏的进展,并使其大部分得到修复。

  除了少数患者原来有胃病的,吃了此药后胃有点胀,极个别过敏的病人吃了后有皮肤瘙痒感,这两种情况,胃不舒服的可加一点徐长卿、凤凰衣,徐长卿15克,凤凰衣10克就行了,皮肤瘙痒一般加地肤子30克,白鲜皮30克,瘙痒的感觉没有了,我们还没有见到引起药疹的情况,也没有发现其他副作用。在2004年,经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检索筛选,认为“益肾蠲痹丸”是当前中成药中唯一有修复骨质损害的药品

  问题2   恶性肿瘤手术并放化疗后转移和癌性疼痛的治疗应考虑哪些问题?

  朱良春:中医治疗肿瘤,第一,是救人,如果人都不在了还治什么病呢?首先以人为本,要扶持人的正气,调整阴阳。特别是恶性肿瘤术后、放化疗后转移的治疗,更要强调这一点。通过中医药治疗,往往能取得较好疗效,可以减轻病人的痛苦,提高病人的生活质量,延长病人的生存期。治疗肿瘤病人第一步是“话疗”,西医是化疗,而我们是“话疗”。是通过讲话劝导病人消除思想负担和顾虑。

  我曾经面对一个失去信心的晚期食道癌老人,通过对话交流后,增强了对治疗的信心,病人顿时精神提起来,抬着担架来的,“话疗”之后能被家人搀扶下楼。来时已不能进食,回去后两小时即喂几口中药汁,经治疗两天后,进流质已畅通了,两周后能搀扶着上楼就诊。“医乃仁术”,这个“仁”呢,是两个人,这两个人就是“你”和“我”,是病人和医生的合作,互相信任,你对我信任,我对你负责,这样建立了信心,吃药才能效果好。用语言启发他,消除他的顾虑,对治疗疾病很重要,“话疗”对肿瘤病人特别重要。

  其次是要在辨证论治上下工夫。恶性肿瘤的治疗大法是扶正驱邪,在肿瘤治疗的整个过程中始终要贯穿扶助正气,顾护胃气的原则。我一再强调扶正非常重要,保留一分元气就有一分生气。通过扶助病人的气血津液,使阴阳达到平衡。根据疾病所处的不同阶段,治疗的侧重也有所区别,早期邪盛而正气未虚,治疗以祛邪为主,兼以扶正,中期邪盛正伤,治疗扶正祛邪并重,晚期正虚邪盛,治疗扶正为主,兼以祛邪。务求攻不伤正,阴阳气血平和,重在补脾益肾。祛邪可加用虫类药如蜈蚣、地鳖虫、全蝎等。

  肿瘤淋巴系统的转移较多,猫爪草、天葵子、半枝莲、白花蛇舌草都可加用,但不能忘记扶正。癌性疼痛非常痛苦,我们可用内服加外敷,减缓其疼痛。用制南星可减轻骨转移的关节疼痛,我的学生徐凯教授在临床上作过统计,证实了使用制南星治疗后可以减少麻醉药的用量。

  这里的制南星,而不是胆南星,胆南星是化热痰的,至于用量可以由小量逐渐加量,一般从30克开始使用,入煎剂,无不良反应可逐渐加量,5克、5克的增加,最多加至50克。对放疗、化疗后白细胞、血小板下降,加用鸡血藤、炙牛角鳃、油松节等有佳效。

  问题3    虫类药有毒而峻猛,使用特殊虫类药应注意什么?

  朱良春:有人认为虫类药峻猛,有毒而不敢用,其实,除蟾酥和斑蝥我用得很少外,其他虫类药均无毒或小毒,可以放心使用,只有极个别体质过敏的病人,因食用异体动物蛋白而过敏。常规可在初次使用虫类药时加入一味中药徐长卿。徐长卿既可以防止过敏体质的反应,又可宽中理气,镇静安神。关于虫类药的剂量,我的文章《虫类药的应用》中都有说明,基本上是使用安全剂量。过量使用须从小剂量开始,逐步增加。

  问题4   目前关于附子用法用量的各种说法比较混乱,请朱老就此谈谈看法。

  朱良春:不可不加辨证地滥用附子,有斯证,用斯药。某些地域如四川潮湿之地,寒湿之邪较甚,易患寒湿一类的病证,故存在使用附子的条件;且由于药材和炮制不同,各地附子燥性亦异,切不可一概而论、无限量地加大附子用量。

  好药要善用,不可滥用。李可先生是善用附子的好榜样。我们要学习他擅用附子的辨证和配伍。如他创订的“破格救心汤”,是救治急危重症的常用方,救治了无数的垂危重症。此方脱胎于《伤寒论》四逆汤类方和张锡纯的来复汤,两方合二为一,不仅可以互补,而且破格重用附子、山萸肉后发生了质变,更伍以大量甘草,一以监附子之毒,一以甘缓之性,使姜附逗留于中,则温暖之力绵长而扩达于外,使回阳之力持久”,这样的配伍可谓参透玄机。

  问题5   肾病使用激素后出现柯兴氏综合征,如何处理?对于顽固血尿的治疗有什么好办法?

  朱良春:说激素能很快减少蛋白尿,使肾功能指标正常,但激素有依赖性,不易减量。长期使用激素出现的副作用,如满月脸、水牛背、痤疮等,因此有些人找到中医如何把激素降下来, 这些病人都有阴虚阳亢的症状,治疗重用生地黄30~40克,并可用仙灵脾20~30克,因仙灵脾有激素样作用,可减少激素量的使用。我们常用的穿山龙,味苦性平,入肺、肝、脾经,是一味吸收了大自然灵气和精化的良药,药性纯厚,力专功捷,有类似激素的作用,而无后者的副作用,且可止咳化痰、通利关节,提高机体免疫功能。可以用于免疫性疾病,一般用量30~60克。对阴虚阳亢比较厉害的可加玄参、石斛比较好。

  对于肾炎血尿,比较复杂。对于急性血尿,可以用清热凉血的药很快止血。慢性,红血球满视野,用凉血药止不住,需要辨证论治,看病人整体情况:脉象、面色、舌质,再来用药,不能见血止血。初起湿热蕴结下焦,灼伤血络,应在清热利湿的同时,加用凉血之品,如生地榆、生槐角、苎麻根、木槿花等;迁延日久,往往气阴暗耗,正气不足,祛邪乏力,又使湿热留恋,虚实夹杂,用药不能妄投苦寒,宜顾及气阴,甘淡渗湿,通利膀胱,参入收敛止血之血余炭、仙鹤草之类。后期,则出现肾气不足,封藏失司,并兼瘀浊残留,故治以益肾固摄为主,参入化瘀止血、温经止血等药,如参三七、炮姜炭等。我们也常用象牙屑、琥珀末等,琥珀末不易溶入液体,可调成糊状服下。

  问题6  蜈蚣解蛇毒,可否与乌梢蛇同用?

  朱良春:蜈蚣和乌梢蛇可以同用。蜈蚣是季德胜蛇药片中的主药之一,因为蜈蚣善解蛇毒,有镇静息风作用,对神经毒有佳效。(国医大师朱良春学术经验传承研究室  高想  朱建华 整理)

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!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  

评论

'); })();